张经文章

挪用援华专项基金是否也应当获罪?!
[2011-09-19]
 

    关于我国社会组织有关的消息一般是不会被国人所重视的,下面的一则新闻再次重申了这个结论——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简称全球基金)于8月底解冻数亿美元对华援助资金,但三个项目的援助资金都遭或超过50%到80%程度的削减。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所有的人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全球基金是否如中国有关方面所说:“没有明确理由”?不能不简单回顾一下事实。


    2010年11月,因认为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实施过程中,国内的社会组织“参与程度不足”且存在财务管理问题,全球基金冻结了该项目已定的援华资金。今年5月,全球基金又冻结了结核病和疟疾防治两个项目的援华资金数额涉及数亿美元。全球基金提出的理由连我国有关方面都不得不承认“并非妄言”:一是全球基金指定、中国接受援助的有关部门也早已承诺的拨给中国有关社会组织的那部分资金“比例未达到协议标准”;二是存在资金浪费和腐败问题。根据与全球基金的协议,中国本应该得到295亿美元抗击艾滋病,其中的35%必须提供给中国基层非政府组织。但实际上,中国政府向国内的非政府组织提供的该项拨款不到11%,更多的专项拨款被不属于民间社会组织的其他组织或单位理直气壮地拿走、占有、使用。经查,这些组织是我们政府的卫生管理部门和公安等部门仅仅为了骗取中国专项资金而虚报的“民间社会组织”;不能不指出的是,有些打着“中国民间社会组织”的名义接受和使用专项拨款的就是卫生和公安部门自己。与此同时,我国真正的专业社会组织却得不到,不仅这次得不到、而且长期以来得不到政府包括资金方面的支持,使本该受益的中国艾滋病等患者无法得到应享有的援助。


    分析这个问题的桎垢,贪污呀腐败呀,由于见怪不怪,加之“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也不是本文的职责。这里只想大概剖析一下国民对社会组织的认识和态度。其实说“国民”,也就是单指政府,因为在中国,政府可以代表一切包括基层的大众这个事实几千年来就没有从宏观上改变过,或者说现代化过。


    据一个全国性行业协会的负责人——他曾经是国家某部委的司局长——给我讲过一个真实的故事:党的十七大胜利结束后,他所在的协会认真学习了《政治报告》,想就其中有关的工作向政府汇报沟通,于是他亲自打电话与国家发改委负责行业的部门预约。接电话的公务员一听他们是行业协会,就说:“一个小小的行业协会还有什么可向发改委汇报的!”说完就摔了电话。这基本上可以代表我们的政府、我们的行政主管部门对行业协会这类的社会组织司空见惯的寻常态度。在相当一部分政府部门和公务员眼中,国家就是由政府和行政管理部门组成的,各行各业的行业协会商会等社会组织只不过是挤在行政的空隙中索取行政牙慧的随便什么玩意儿而已。还是在他们眼中,非政府组织不过是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没有几个公务员甚至政务员愿意化费一定时间和精力试图搞清楚社会组织的概念、地位、作用和存在原理,在行政机关需要他们“出力”时就要召之即来,而且是无偿免费的;在行政机关认为不需要时则“挥之即去”。这种“行政自大症”或轻或重、或明显或隐蔽、或大面积或局部地蔓延在我们政府及各个行政机关。有一句行业协会界流传已久的话进行了绝妙的总结:“行政是老子,企业是儿子,协会是孙子。”


    在这样一种计划经济思维的影响下,全球基金与我国有关部门的协议规定的“交由有关社会组织使用”的字眼,刺痛了行政“大爷”的眼和心,老子还没有得到的东西怎么能给你们这些体制外的“孙子”们?!于是,为了侵吞本该由社会组织分配使用的资金,天才知道是哪一级的卫生部门和公安机关运用人民给他们的权力,毫无是非甚至刑罪概念地编造出一些天才知道在哪里的专业社会组织来替他们把援华专项资金放进这些行政部门的口袋里。可以想像,他们在某种程度上说在干这些事情时胆子是挺大的,因为他们认为能把外国人的钱骗来是本事;因为他们认为,在行政权利面前,你们社会组织算老几!


    具有法律级文件效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明文规定:“坚持多方参与、共同治理,统筹兼顾、动态协调的原则,完善社会管理格局,创新社会管理机制,形成社会管理和服务合力”,要“发挥人民团体、基层自治组织、各类社会组织和企业事业单位的协同作用,推进社会管理的规范化、专业化、社会化和法制化。”这里的“多方参与、共同治理”就是党中央国务院提倡的“完善社会管理格局”的精髓。可惜在我们那些天天吃着纳税人的“进贡”的人民“公仆”头脑中,有不少大爷已经养成了“学归学、说归说、做归做”的习惯。
用浑蛋逻辑做出浑蛋事情,在全球基金提出置疑后还“理直气壮”地说三道四,我们的行政机关怎么基本道德和法律观念就那样低下!世界各国包括中国的法律都是规定无正当理由挪用他人资金属违法而触犯刑律,那么请问,挪用国际援华专项资金该不该定罪?别告诉我们行政机关没有罪,中国的行政部门从来就没有特别的法律豁免权!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 张经

                                                            2011年9月19日

   

专家详细介绍

张经

 中万(北京)行业协会商会发展促进钱柜娱乐主任,原国家工商总局市场规范司司长,兼任中国法学会经济法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市法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世界贸易组织(WTO)研究会常务理事等。
张经同志是我国行业协会商会领域杰出的研究专家,多年来致力于推动我国行业协会商会自身能力建设以及立法进程,撰写过多部行业协会商会领域的著作,为广大协会商会做过多场专题讲座及培训,是目前协会界威望极高的人物。
 

专家文章列表

专家书目